• <tr id='s5lie'><strong id='s5lie'></strong><small id='s5lie'></small><button id='s5lie'></button><li id='s5lie'><noscript id='s5lie'><big id='s5lie'></big><dt id='s5lie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s5lie'><table id='s5lie'><blockquote id='s5lie'><tbody id='s5lie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s5lie'></u><kbd id='s5lie'><kbd id='s5lie'></kbd></kbd>
  • <acronym id='s5lie'><em id='s5lie'></em><td id='s5lie'><div id='s5lie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s5lie'><big id='s5lie'><big id='s5lie'></big><legend id='s5lie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<span id='s5lie'></span>
    <dl id='s5lie'></dl>

      <code id='s5lie'><strong id='s5lie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<i id='s5lie'><div id='s5lie'><ins id='s5lie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i id='s5lie'></i>
        <ins id='s5lie'></ins>
        <fieldset id='s5lie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1. 午夜鬼戲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7

              大宋神宗年間,一個大戶人傢有個獨生子叫宋長生,生性淫蕩無所事事,平日裡遊手好閑經常出沒於花月場所,每月花費巨大,又因是傢裡的獨子管教起來特別艱難,為瞭能讓他改邪歸正,考取功名,傢主宋員外便把他放在荒涼的後宅,不讓他與外界接觸,除瞭吃飯有人送之外並沒有其他人出入。

              這個後宅早已是雜草叢生遍地瓦礫,荒涼的猶如亂墳崗,因為久無人煙倒成瞭一些飛禽走獸的棲身之地。宋員外命人打掃瞭一間房子之後就把宋長生給送瞭進來。

              宋長生懶散慣瞭,自然不會放在心上,自認為是傢裡的獨子,老爺子說什麼也不會害瞭自己,無非就是關上幾天就會放瞭自己,正好趁機在這裡休整一下,這裡雖然荒涼但是安靜的很,來瞭之後就把燈點起來,鋪好被褥躺在上面呼呼大睡。

              半夜時分忽然聽到院子裡熱鬧非凡,好像有人在聚會,宋長生睜開眼睛看到,本來該是漆黑一片的院子裡竟然燈火轟鳴宛如白晝,咿咿呀呀的說話聲很是雜亂,不由的甚是奇怪。於是站起身走到窗戶旁向外望去,頓時大吃一驚,院子裡竟然有幾十個大官傢的仆人男男女女各自在緊張的忙碌,他們好像是在搭建戲臺,擺桌子上菜肴,而旁邊竟然還插著彩旗。

              看樣子這些人的服侍倒像是唐朝的人,男的俊俏修長,女的豐滿圓潤,看上去美麗怡人,半遮的乳房豐滿圓潤看的宋長生淫心大起,不由的走出瞭房間。

              宋長生出瞭門,那些人看見瞭他都微微一笑,也不說話便去忙碌瞭。宋長生在人群裡樂呵呵的,什麼時候見過這等的場景?饒是元宵燈會也無法比擬啊。看著桌子上擺放著山珍海味,玉泉酒釀,宋長生大喜,忍不住端起來一杯飲瞭下去,直覺的入口清甜,下肚涼爽,說不出的快意,再拿起一個不知名的野果咬瞭一口也是香嫩可口不由的狂喜,看來老頭子把自己關在這裡是享福啊。

              老夫人到宋長生正要去喝第二杯,突然一個下人大聲叫瞭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宋長生一愣,隨著人群的目光望去,直聽的環佩叮咚作響,香氣襲人,十幾個武士手按著佩刀緩緩走瞭過來,接著眼光一亮,竟然是四個衣著鮮艷長相秀麗的少女挑著長明燈緩緩走來,但見一個個蛾眉橫翠、粉面生春滿頭玉珠、遍體幽香宛如九天仙子下凡間,西施重生一般,隻看得宋長生目瞪口呆口水如瀑,傻愣愣的跟沒魂似得。

              三聲炮響,一頂金黃色銹鳳圖鑲金八抬大轎緩緩駛來,停在院子中間便有眾人下跪,宋長生趕忙跪在人群裡。

              這時兩個少女含笑揭開轎簾扶著一個滿頭蒼發,面如枯樹的老婦人,可能牙沒瞭嘴巴看的隻有一條縫。她駐著一個紅色的龍頭拐杖,在侍女的攙扶下顫顫巍巍的走向中間為她特意搭建的位置。

              眾人沒有起來宋長生也不敢起來,不過他看那夫人少說也有八九十瞭,但是衣著卻比當今的皇後還要高貴。那老夫人坐好後,四個佳麗便立在她身邊,丫鬟把酒菜瓜果全都一一擺上,老夫人點瞭點頭,一個侍女才含笑讓眾人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宋長生早就被那四個絕世美女給迷住瞭,雖然他久經風月場所但這等佳麗可未曾遇見,他們的一舉一動都讓宋長生丟瞭魂似得。

              眾人站起來之後,戲臺開始瞭唱戲,那些武生白臉咿咿呀呀的開始瞭表演,而那老夫人則認真的在看,眼睛絲毫沒有看望別處,身旁的侍女時不時的把剝好的栗子和棗子塞到她嘴裡,那老夫人看的極入迷,臺下的人也都各自吃喝,看戲還有人不時的向宋長生敬酒。

              宋長生的心早就掛在瞭那些侍女的身上,對於他們的敬酒置之不理,隻是想法向往前靠,不過一看那老夫人身旁的軍士就害怕瞭,一直是心裡癢癢的。